你当前位置: 梦之城娱乐平台 > 朔州历史 > 详细内容
刘武周称帝建大汉
来源:朔州市资讯中心2018-09-24 11:24:02
浏览字号:
0

  隋末,在群雄竞起、逐鹿问鼎的历史舞台上,马邑(今朔城区)起兵反隋的刘武周,以其率先称帝、席卷山西的声威著名于世,朔州也由此留下了“塞上古都”的名号。

  刘武周,祖籍河间景城(今河北沧州西),其父迁居马邑后,时来运至,成为豪富之家。据说他的母亲梦见一只光亮的雄鸡飞入怀中,然后怀孕生下了脑后有鸡冠状肉瘤的刘武周。当然这无疑是他称帝时编造出来的舆论,表明自己异乎常人。武周年轻时骁勇善射,喜结交豪侠。因为家里人反对他“不择交游”,便负气离家前往洛阳,投奔太仆杨义臣。大业八年至十年间(612—614),隋炀帝征讨辽东,他因军功授建节校尉。衣锦还乡,任鹰扬府校尉。太守王仁恭对他很是器重,让他担任自己的亲兵队长。不料这职务给刘武周提供了方便,竟然与王仁恭的一名侍妾发生了私情。有了这事,自然担心一朝事发,遭到王仁恭严惩。

  王仁恭在马邑的作为很不好,贪婪吝啬,大收贿赂,当然也不得人心。与他先前任衢州刺史、汲郡太守时的行为判若两人。离任汲郡时,官员百姓感念他的公正清廉,曾拦住坐骑苦苦挽留,数日不得出境。史载其“颇改旧节”应是指此。要说原因,恐怕和隋炀帝北巡时前任马邑太守杨廓因招待不周而被解职有关系。王仁恭接受前任的教训,只好改弦易辙,融入官场。

  大业十三年(617)春,马邑郡大饥,饿殍遍野,太守王仁恭不肯也不敢开仓赈济。这时的隋朝已是风雨飘摇、乱局难控。刘武周决定乘机谋杀王仁恭,聚众起事,一来保全自身,二来干番事业。他先是在郡中散布言论说:“现在百姓饿得要命,田野上死人压着死人,王府尹关着粮仓不愿救济,哪管百姓的死活啊!”用这些话激起群众的怨恨。接着又诈称生病在家,待结交的豪侠们都来问候时,刘武周杀牛摆酒请他们大吃大喝,并鼓动说:“造反才能像这样生活,英雄好汉就要大展志向,一起死在溪谷山沟也在所不辞。如今仓库里堆积的粟米都要烂了,谁敢跟我去拿?”张万岁等10余人都赞同响应。于是,又进行了细致的筹谋策划。

  二月初七,王仁恭照例在郡厅议事,刚刚“病”愈的刘武周假装上前禀告,张万岁却从后厅突然冲出,在王仁恭毫无防备的情况下,将其杀死。刘武周当即宣布起事,一面命令割下王仁恭的头示众,一面开仓济民,一面传檄境内。旬日之间,竟然集兵万余人。刘武周自称太守,为了避免腹背受敌,主动遣使与北方的突厥联络,寻求靠山和支撑。隋雁门郡丞陈孝意、虎贲将王智辩得知刘武周起义后合兵征讨,将他围困于桑乾镇(今朔城区西影寺村东)。刘武周联合突厥骑兵共同反击,王智辩兵败被杀,陈孝意奔还雁门。之后,刘武周引兵围攻雁门。陈孝意悉力拒守,百余日后粮尽援绝,部下张伦暗害了他后举城投降刘武周。

  刘武周趁势袭破楼烦郡,攻取汾阳宫。为了取得突厥进一步扶持,刘武周将俘获的汾阳宫的宫女献给突厥,突厥始毕可汗以战马回赠。

  刘武周如虎添翼,兵威益振,攻陷定襄后又回军马邑。突厥为了扶植地方割据势力,册封刘武周为“定杨可汗”。“定杨”就是平定杨家的意思,志在反隋,一目了然。当年,刘武周在马邑称帝,史书中只载年号天兴,未载国号。2011年春,在马邑古城附近出土了一方唐代的《郭静墓志》,载明刘武周的国号为“大汉”。以其姓刘,冒认刘邦为祖宗之故。刘武周以妻沮氏为皇后,任命妹婿马邑人苑君璋为内史令(亦即中书省之中书令),马邑人杨伏念为尚书左仆射(类似宰相)。刘武周的政权组织正式建立起来。

  至于刘武周的皇宫所在地,据朔州城内老者传言,在明朔州城北关,亦即秦马邑城中心偏东北之地。今朔城区第一中学校园之内曾留有遗迹,一中西墙外曾有一座大土堆,人称万岁山。此山南北约50米,东西约30米,其上布满残砖断瓦,据传为刘武周御花园中假山。上世纪末推平盖了楼房。一中校园内西北角处曾有刘武周的御井遗迹,上世纪60年代末,在这里出土了很多块被砸毁的碑碣,据目击者说,碑首雕刻的龙纹为隋唐典型风格。朔州城内的箭道巷据说是刘武周当年的造箭处。

  刘武周称帝后,易州起义军领袖宋金刚,引4000余众来投奔,声势更为壮大。刘武周素闻宋金刚善于用兵,封宋金刚为宋王,委以军事,分一半家产给他,还把妹妹嫁给他。接着,尉迟敬德也来投奔,被任为偏将。刘武周起事三个月后,隋太原留守李渊也起兵反隋,攻入长安。第二年(618)五月,建唐称帝,年号武德。

  唐武德二年(619)三月,刘武周接受宋金刚“入图晋阳(今太原),南向以争天下”的建议,联合突厥,率兵2万南攻并州(治所晋阳)。四月,刘武周大败唐并州总管、齐王李元吉派出的车骑将军张达,夺取榆次(今榆次)。五月攻陷平遥。 六月占领介州(今介休)。

  唐高祖派遣太常少卿李仲文为行营总管,与左卫大将军姜宝谊率兵救援并州,被刘武周的将领黄子英击败于雀鼠谷(在今介休境)。唐高祖又派右仆射裴寂为晋州道(今临汾)行军总管,督军抗击刘武周。八月,双方战于索原度(在今介休介山下),唐军全军溃败,裴寂只身逃回晋州。刘武周兵锋所向,迅疾异常,势如破竹,进逼晋阳。李元吉连夜携其妻妾弃晋阳奔还长安。刘武周在数月之间占据了李唐王朝的发祥地晋阳。十月,刘武周又派遣宋金刚南下攻陷晋州,进逼绛州(今新绛),占据龙门(今河津),攻陷浍州(今翼城)。与此同时,夏县吕崇茂起义,自号魏王,与刘武周相呼应;隋朝旧将王行本据蒲坂(今永济北),与宋金刚相联合。至此,山西大部尽归刘武周统辖,唐在黄河东岸只剩晋西南一隅之地,关中大震,甚至唐高祖都惊慌失措,颁发了“贼势如此,难与争锋,宜弃大河以东谨守关西而已”的手敕。

  武德二年(619)十一月,唐高祖命秦王李世民率军征讨,历时两年,方将刘武周军击溃。刘武周见大势已去,投奔突厥,不久,欲谋归马邑,因事情泄露,被突厥杀死。

  今介休市张壁村古堡内尚有可罕(汗)庙,供奉着刘武周金身塑像,尉迟敬德塑像作侍卫状立于殿上。

  (摘自《朔州史话》)

点击热榜

热门图片

  • 扫描移动版
  • 扫描二维码
XML 地图 | Sitemap 地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