暂无图片
榛:云谁之思 西方美人
时间:2018/11/6 9:57:14   信息来源: 山西晚报

  萦绕在“榛”周围,有几个谜团。

  先来个小谜开开胃。《诗经》里有5篇提到榛,是最多见的25种植物之一,并列第17位。这个统计排名,来自潘富俊先生的《诗经植物图鉴》,可是不知道为什么,以5篇为底限的榜尾,本应9种并列,却偏偏落了榛。

  只是一时“手民”之误,却像极了“榛的人间游记”。人类早期文明,以渔猎、采集为主要食物来源,榛的高频度出现,并不令人诧异。著名的半坡遗址人面鱼纹陶盆,旧版初中历史教材的彩图之一,发掘时,在它的旁边,就有古人类留下的大量榛壳。甚至有人说,榛子之所以为“榛”,是因为它主要产自于陕西。按潘富俊的说明,“朝三暮四”里狙公赋茅的“茅”,就是榛子。

  然而,有点古怪的是,写到榛子的这5首诗,虽然有风有雅,但描述的全是榛树、榛叶,没有对榛子或者榛实的写状。《鄘风·定之方中》中,“树之榛栗,椅桐梓漆,爰伐琴瑟”,明着说是“树”;《曹风·鸤(读如诗)鸠》的“鸤鸠在桑,其子在榛”(鸤鸠看着吓人,其实是布谷鸟)、《小雅·青蝇》的“营营青蝇,止于榛”、《大雅·旱麓》的“瞻彼旱麓,榛楛济济”,“暗”思一番,也会认定是榛树。最后一个《邶风·简兮》,“山有榛,隰有苓”,大致相同,但后面再细说。

  榛,是桦木科榛属的灌木或小乔木,普通也就一人多高。说到用材,它远不能跟“椅桐梓漆”那么强的功能性相提并论;说到用叶,虽然也曾跟“桑”同行,可桑是《诗经》年代的绝对主角,提到的篇目遥遥领先,而且历史上也没听过榛叶有什么独特用途。

  提到榛的邶、鄘、曹,地理、气候都不算特殊——朝歌而北谓之邶,之南谓之鄘,就是现在河南北部的安阳和濮阳之间;曹,“雷夏、菏泽之野”,现在山东定陶——可后来耕种也好,饮食也好,甚至绿化也好,榛树、榛子都是个稀奇玩意儿。即便今天有了大规模专门种植,也只兴盛于辽宁、山东两地,疑似祖地的“秦”陕西也少见踪迹。作为人类最早的食物之一,榛子从日常生活逐渐退却,重归自然。

  可榛子真得人爱。来读读这首赤裸裸表白男神的《简兮》:

  简兮简兮,方将万舞。日之方中,在前上处。硕人俣俣(读如雨),公庭万舞。有力如虎,执辔如组。左手执龠(读如月),右手秉翟。赫如渥赭,公言锡爵。山有榛,隰有苓。云谁之思?西方美人。彼美人兮,西方之人兮。

  最喜欢把诗解为情爱的余冠英,写道“这些赞美似出于以为热爱那舞师的女性”。是啊,跳着万舞的壮硕男人,像太阳挂在头顶,让人目为之眩、心为之摇。但那个沉溺爱河的女诗人把他比喻成——山有榛,隰有苓——你就像山上的榛子树,我就是河边的苓草(专文另表)。听起来,情感真纯有胜于《致橡树》。

  其实呢,去实地看看榛树,听听种植人讲一讲,这些疑惑都会释然。山西有个古交市,居群山之间,汾水河谷。群山中有一座狐偃山,得名于春秋晋国狐偃,就是劝晋文公先勤王后讨逆,成就春秋霸业的忠义名臣。山下有个古交榛实合作社,5年前引种了294亩榛子——对,294亩,合作社的领头人闫士文就这么精细。老闫无意间道破了那一团团谜题:榛树的花为单性,分雌花、雄花,还好,雌雄同株;最重要的特点,雄花秋天就结出穗状花序,而雌花直到第二年清明前后才开花受精;雌雄不易相聚,加上花开得早,万物蛰伏,只能靠风为媒,成片才易结实。另外,野生榛子颗粒小、口感差,半坡遗址之后,越来越边缘化。

  最后一个谜题,为什么干果店的榛子挺好吃?中国的榛子,85%靠进口,土耳其、阿塞拜疆、美国是全球三大出口区。还好,近年来,大果榛子也被引进国内,比如古交狐偃山就种的是中科院的选育品种。

  有机会尝到那里的美味榛子之时,不妨回味一下这句诗:“山有榛,隰有苓。云谁之思?西方美人。彼美人兮,西方之人兮。”

(文/

(编辑:卢琳)

相关资讯
暂无推荐的资讯...
主管:中梦幻城娱乐官方网站 主办:朔州市资讯中心 资讯热线:0349-8851866 投稿邮箱:sxszxww#163.com(#改为@)
梦之城娱乐平台版权所有©未经同意不得转载 | 中国互联网举报中心 山西省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
互联网资讯信息服务许可证:14120180006 | 晋公网安备14060202000037号 | 晋ICP备11001423号
关于大家 - 网站律师 - 广告服务 - 您是第  位访客 -
关注微博
XML 地图 | Sitemap 地图